油泼酸辣赭竹子

✨手账一年生✨
✨在松沼无法自拔✨
努力复健中
今年也是依然手残和吃土呢!

waiting for your touch

06

*在二月最后一天活了过来_(:3」∠)_


-
Please don't let me alone
I'm waiting for your touch
For now, see you again
And we'll start*

-
一松一路把两人拎到皇城之外,一片一目千里的麦田之后是艾德森林,一松一头扎了进去,面前的光景一下子就暗了很多,枝繁叶茂的森林里面隐蔽处很多,但一松因为担心那个大天使,拎着他们一直到森林深处之后才停下。
小松在使出最后那个大型召唤魔法之后就昏迷了过去,同时带回来了一个麻烦。
一松看着同样昏迷着,却还紧紧抓住小松的椴松之后,眼角一抽。
麻烦的人类。

死神不会治愈魔法,一松只能简单的清洗包扎两人的伤口之后一点一点的带着两个死沉死沉的人和恶魔,朝着森林湖的方向去。
月上中天的时候,人类少年醒了,风吹森林沙沙作响,少年看到躺在自己旁边脸色惨白,面若死人的小松,尖叫一声。
“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松脸上霎时浮现了一个红色巴掌印,椴松连滚带爬的跑到一边。

一松本来靠在一边小憩,听到椴松凄厉的叫声浑身一震,差点顺手召唤出了武器。看到椴松花容失色的脸庞,额头青筋一跳,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选择闭嘴。
椴松扇了巴掌后好像冷静了下来,看着这样都没有清醒的小松,没有了肆意张扬的笑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若不是还有意思微弱的呼吸,倒真的与死人无异。
感觉到不远处一松投射过来的目光,椴松瞬间扭头看了过去,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眸,下意识的噤声,不再言语,
椴松也靠在一边,环视周围,直指天空的不知名树木,漆黑的夜幕,和幕天席地的自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完全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你们……”
“你可以走了。”一松耷拉着眼皮,慢吞吞的开口,“你醒了。”我就不用带着你走了,麻烦。
“……”椴松用了后半夜设想了自己落在了一个恶魔和一个死神手里的各种下场,没想到对方一副嫌弃自己的样子,难以置信的开口确认,“你让我走?”
一松并没有理他,但是椴松感觉他的脸上写着“是你自己扒着上来的”。
椴松听着树林里面不知名鸟的叫声,冷静思考了一番之后,无比懊悔自己的莽撞。因为看到十四松所做出的不应当的举措,且不论十四松为何会成为大天使,自己一定已经吸引了教会的注意。
如果是十四松哥哥的话……一定会过来找自己的。
那,那个恶魔……
“带我走。”椴松对着一松如此说着。
“……哈?”一松半耷拉着眼皮,直直的看着椴松。啊想直接蚕食这个令他不爽的人类,但是……啧麻烦。
“……”椴松下意识后退一步,直觉的感受到了一松危险的目光。

一松看着还没醒的小松,又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麻烦,把恶魔拖在地上走。
跟在后面的椴松瞠目结舌,看着自己身上脏兮兮的队服,无比庆幸自己醒得早,否则可能就长眠于此了。

一连近十天,小松还没醒,椴松一直跟在一松后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对方本来就是惨白的脸庞又白了几分,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漠。
他想起了自己在古籍中看到的死神。

——死神者,前尘为人,身死魂不灭,忘却前尘,无情无欲,以生魂养。百年难出一二。

死神,以生魂为食……
椴松浑身一颤。

-
“明天出去了。”一松好几天没开过口,声音低哑,椴松楞了一下才意识到是和自己说话。
“哦……”椴松明白,自己是要和这两人分开了。可他还没有想好自己离开了去哪,说到底他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你们去哪……”椴松下意识开口问道,却又立刻反应过来,教会这么久没动静可能找不到他们了。自己也不能再跟着这个死神和恶魔了。
“不要再跟着我们了。”一松耷拉着眼睛,看着很没有精神。
“你看上去状态很差。”
“所以你离我远点。”
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椴松撇了撇嘴。

走出森林的那一刻,椴松有点恍惚,许久没有见到过直射下来的阳光了。目光所及之处,有一个被黄土包裹的小镇,小镇的边缘,矗立着一座教堂,教堂被天边一角照射过来的夕阳铺满,仿佛给这个普通的教堂镀了金,看上去无比圣洁。
椴松看着自己破破烂烂的样子,决定去教堂暂歇。
却忘了自己正在被教会通缉。

*改自《STYX HELIX》